• <nav id="ge4gm"></nav>
    <menu id="ge4gm"><strong id="ge4gm"></strong></menu>
  • <menu id="ge4gm"><tt id="ge4gm"></tt></menu>
    289 篇
    文章
    425019 次
    總閱讀
    金融審判研究院
    0
    被贊
    0
    訂閱量

    金融審判研究院

    山東藍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研究審判方向,思考訴訟策略

    高院:因不可歸責于承租人的原因造成租賃物毀損滅失,承租人無責

    高院:因不可歸責于承租人的原因造成租賃物毀損滅失,承租人無責

    在租賃關系中,承租人租賃結束后雖負有返還租賃物的義務,但其并非租賃物的所有權人,當發生不可歸責于雙方當事人的事由,租賃物毀損、滅失的,風險應當由租賃物所有權人承擔。
    最高院:法院控制被執行人足額財產,不得將其列入失信或限高

    最高院:法院控制被執行人足額財產,不得將其列入失信或限高

    被執行單位雖存在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無正當理由拒不履行和解協議的情形,但法院已經控制其足以清償債務的財產的,不得對被執行人法定代表人、負責人采取納入失信名單或限制消費措施。
    最高院:通過非訴訟的書面方式主張建筑工程優先權,具有法律效力!

    最高院:通過非訴訟的書面方式主張建筑工程優先權,具有法律效力!

    根據法律規定,承包人享有的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系法定權利,不需要經法院確認即享有。
    最高院:債務加入人代償后,無特殊約定無權向債務的保證人追償!

    最高院:債務加入人代償后,無特殊約定無權向債務的保證人追償!

    在債務加入法律關系中,債務加入人承擔連帶債務后,不構成債權轉移,其與債務人之間的關系,按照其與債務人之間法律關系的性質處理,法律未規定債務加入人承擔連帶債務后可以向債務人的保證人追償。
    最高院:承包人訴請工程款未明確主張優先權,超期后再主張不支持

    最高院:承包人訴請工程款未明確主張優先權,超期后再主張不支持

    本院經審查認為,本案爭議焦點為金飛公司請求確認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是否應當支持。
    最高院:借款用于家庭對外投資或生活開支,應認定為家庭共同債務!

    最高院:借款用于家庭對外投資或生活開支,應認定為家庭共同債務!

    家庭中其他非直接負債成員抗辯不承擔責任需證明所負債務為該家庭成員個人債務。
    最高院:銀行根據不動產登記狀態辦理抵押,未實地踏查不影響效力!

    最高院:銀行根據不動產登記狀態辦理抵押,未實地踏查不影響效力!

    銀行在辦理抵押時應當對抵押物進行充分調查是銀行業的普遍要求。
    企業代人所持股權被列入破產財產,實際權利人可行使取回權!

    企業代人所持股權被列入破產財產,實際權利人可行使取回權!

    實際權利人有充分證據證明代持事實的,其主張取回權應予以支持。
    最高院:與公司已無關聯的法定代表人可以訴請公司登記變更!

    最高院:與公司已無關聯的法定代表人可以訴請公司登記變更!

    法定代表人訴請終止其與公司之間法定代表人的委任關系并辦理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屬平等主體之間的民事爭議。
    最高院:保理中基礎交易合同被解除,保理人可轉主張共同侵權責任

    最高院:保理中基礎交易合同被解除,保理人可轉主張共同侵權責任

    保理業務中,應收賬款債務人接到應收賬款轉讓通知后與應收賬款債權人無正當理由擅自解除基礎交易合同。
    最高院:保理人基礎交易合同被解除主張侵權責任的,保證人不免責!

    最高院:保理人基礎交易合同被解除主張侵權責任的,保證人不免責!

    應收賬款債務人與應收賬款債權人無正當理由擅自解除基礎交易合同,導致保理人在案涉保理合同項下的合法權益受損,應對保理人承擔共同侵權責任。
    法院:通過股權轉讓轉將公司債務甩鍋給老年人的,不予支持!

    法院:通過股權轉讓轉將公司債務甩鍋給老年人的,不予支持!

    一審法院認定宋某對涉案債務承擔連帶還款責任并無不當,
    最高院:銀行設立抵押時未審慎調查抵押房產權屬,可否定其抵押權

    最高院:銀行設立抵押時未審慎調查抵押房產權屬,可否定其抵押權

    銀行作為專業的金融機構,應對抵押房產的出租情況進行現場調查,以查明抵押物是否存在真實權利人,從而避免錯誤接受已出售房屋作為抵押物。
    最高院:給付內容的訴求不屬于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審理范圍

    最高院:給付內容的訴求不屬于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審理范圍

    案外人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訴訟請求范圍僅包括排除執行及確認權利。
    最高院:不當減少認繳義務的股東對公司債務應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最高院:不當減少認繳義務的股東對公司債務應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公司債權人請求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點擊加載更多 加載中...

    該用戶還沒有任何動態

    該用戶還沒有任何訂閱

    • 公司:山東藍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真實姓名:保密
    • 電話:保密
    • 郵箱:保密
    • 地址:保密
    • 微信公眾號:
    • 詳細介紹:

      研究審判方向,思考訴訟策略

    每天4篇行業干貨
    100萬企業主關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產品經理會及時與您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