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ge4gm"></nav>
    <menu id="ge4gm"><strong id="ge4gm"></strong></menu>
  • <menu id="ge4gm"><tt id="ge4gm"></tt></menu>

    債市囚徒困境:保大還是保???

    政信三公子 政信三公子
    2020-11-13 11:52 861 0 0
    有一種債券違約,叫壯士斷腕,向死而生。

    作者:政信三公子

    來源:政信三公子(ID:whatever201812)

    有一種債券違約,叫壯士斷腕,向死而生。

    大家好,我是三公子。

    (一)

    昨天寫了篇文章,叫《債市踩踏開始》。從今天市場一片綠的表現看,一語成讖。

    曾經在公眾號的歷史文章中說過非常多的邏輯和判斷,是長期以來,幾番血淚后的總結。然而,人都有投資慣性,不撞個頭破血流,是不會放心上的。

    簡單聊幾句感想吧:

    其一,非標是標的安全墊,產投是城投的安全墊,金融機構是實體經濟的安全墊。

    這句話很好理解,是取舍問題。如果自身沒有太多的資源用于騰挪了,面臨保大還是保小的時候,不做選擇,大和小就會一起死。做了選擇,就會懺悔一輩子。

    所以在非標和標債之間,發行人會選擇保標債,展期乃至逾期非標。

    所以在產投和城投之間,地方國資會選擇保城投,產投違約,但是爆雷不破生產,也不影響就業。

    在金融機構和實體經濟之間,保實體經濟就是保就業就是保民生。金融機構在過去賺了那么多錢,狗都能當行長,現在是到了要有歷史擔當的時候了。

    曾經有一篇文章,講到一個問題,企業長期積累的風險已經像和尚頭上的虱子一樣,明擺著了,要想讓企業再出發,只能卸下包袱,輕裝上陣。

    戴著包袱去轉型,就如同戴著鐐銬去野外求生,不是找死是什么?

    那么問題來了,風險由誰來承擔?

    是實體經濟,還是金融機構,還是地方政府,還是中央財政和人民銀行?

    明擺著的,金融機構。就這么簡單。

    當踩踏開始的時候,往往會失控。就比如今天的債市,各種莫名其妙的泛綠,恐慌情緒左右了市場,很多暴跌都沒有邏輯和依據。

    其二,雷是肯定要排掉的,只有排雷才能行穩致遠,才能輕裝上陣。

    但怎么排雷,才能把傷害范圍縮小到可控的范圍里呢?

    公園省的經驗,值得大家借鑒。具體怎么做的,這次不展開細聊。但從山藥省的情況來看,我覺得公園省的領導,再苦再難都撐下來了,特別有擔當,至今都沒有一筆公開債券違約。

    我的理解,AMC該出現了。央行再貸款,每個省給額度,打折接。比如五折。

    也就是說,要等就等,不愿意等的,有中央兜底五折。市場的信心,一下子就能恢復。

    如果央媽不方便直接出面,則省級政府也可以成立疏困基金,按市場化原則,接打折的債券。

    那種出事就找政府去按鬧分配的思路,行不通了。

    大家理性判斷,如果覺得真的救不回來了,就壯士斷腕,抓緊跑。買定離手,輸贏無怨。

    如果覺得還有救,就立即成立債委會,統一不還本,統一延期支付利息。讓主要的債權人,給發行人放筆貸款,用于置換自己的債券,實現債轉貸。再不行,就貸轉股。

    要做就早做,做完了,就穩住了,后續再時間換空間。如果猶豫不決,一旦出現只顧著自己小算盤的二愣子,到時候大家就會一起被埋里面。

    晚上,莊稼行發起了永煤債委會的通知,號召債權人一起開會商量對策。我覺得是很有必要的。

    但是,如果把鍋都甩給金融機構來承擔,金融機構自家知道自己的難處,不是當年腎好的時候了,吃不消啊。

    要想在短期內,一勞永逸的解決類似恐慌,還是要監管或財爸央媽出面,來表個態。

    其三,解決不了問題,也不要輕易解決人。

    國企出負面,有個普遍的現象,就是爆雷了,先處分人。涉事的金融機構也一樣,爆雷了,先甩鍋。都這樣搞,誰會認真做事情?

    對民營企業有容錯機制,長期剛兌的債券市場,是不是也要有容錯機制?

    其四,非標投資人讓人心疼。

    同樣的一家企業,各種結構化騷操作,債券都打7折了,年化收益都30%到40%了。

    發信托去做非標或者投資私募債,僅僅給出去7%,投資人還搶不到額度。

    用交流群里X總的話說:

    市場太扭曲了,老百姓跑步進場,機構大步撤退。證監會為了保護散戶,不讓散戶去買,信托公司張羅一堆客戶抄小道五秒鐘到達戰場。

    這是什么精神?知道債市上缺韭菜了,立馬就來送人頭。這tm是活雷鋒??!

    非標的兄弟們調侃散戶進債市:

    監管爸爸拍拍屁股,信托資管立馬換了個姿勢。剛開始還不情不愿,后來發現:

    真香。

    那么到現在,問題來了:

    放貸款是清晰的債權債務關系,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發集合買債券卻是個投資行為。投資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就算成立債委會,信托那點份額,就是個弟弟。有多少話語權?

    (二)

    有一張截圖在圈內傳播,債券民工去找城投發行人逼宮:必須回售,沒得商量。

    把城投發行人逼的沒辦法,上級政府發了個函:

    保障本期中票兌付對保住我區風險底線至關重要。。。若貴司一意孤行。。。我委將會把兌付過程中與貴司溝通的全部信息向相關部門和社會披露,由此造成的后果請貴司慎重考慮。

    看完這個,我的幾點直觀感受:

    其一,債狗太欺負人了。

    在交流群里,所有的金融機構都是站在城投這邊的。

    因為當地的情況,業內人士心知肚明。但在這么艱難的情況下,城投公司和管委會撐住了,并且陸續在還本,這是很了不起的。

    最最關鍵的,他們沒有騷操作,沒有對金融機構打黑槍,沒有對經辦人下黑手,非常有誠信和原則。

    很多時候,非不為也,實不能也。這家城投公司的再融資和地方財力是有限的,就算是海綿,也早已經榨干了。搞什么對賭博弈和極限施壓,有一丁點兒用嗎?

    我就遇到過某地城投的董事長,臨近年關,被極限施壓,挪了農民工的工資來給金融機構付利息,然后農民工把他圍起來,要打死他。

    其二,B姐真不容易。

    這明明是企業的事情,應該由企業沖在前面的,管委會卻擋在了前面。B姐在企業,就沖在維護區域金融穩定的第一線,到了管委會,還是沖在維護區域金融穩定的第一線。其他人都干什么去了?

    其三,越來越悲壯。

    說明函中,“我委將會把兌付過程中與貴司溝通的全部信息向相關部門和社會披露,由此造成的后果請貴司慎重考慮?!?/p>

    多讀幾遍就明白了,債狗肯定用上了上不得臺面的手段,或者做了有合規瑕疵的事情。

    不要問我這是哪家城投和哪個地區,我自己寫文章是為了引發思考,探討怎么去解決問題,而不是為了吸睛而爆料。

    未來的路該怎么走?

    系統原因造成的問題,從來不是一個人兩個人所能解決的。把所有壓力都集中給某一個人或某幾個人,其他人都躲后面明哲保身,才是很多地區化債進展緩慢的主要原因。

    在化債過程中,都是有家有小的人,提“使命擔當”,卻是個非常殘忍的話題。

    說這些也沒啥意義,也許你眼中輕描淡寫的故事,就是別人正在痛苦煎熬的生活。共情吧,將心比心。

    注: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資產界立場。

    本文由“政信三公子”投稿資產界,并經資產界編輯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原標題: 債市囚徒困境:保大還是保???

    政信三公子

    鐺煮山川,粟藏世界,有明月清風知此音。呵呵笑,笑釀成白酒,散盡黃金。

    192篇

    文章

    10萬+

    總閱讀量

    特殊資產行業交流群
    廠家證券
    推薦專欄
    更多>>
    • 債券民工
      債券民工

      做債,我們是認真的

    • 丁祖昱評樓市
      丁祖昱評樓市

      大數據變革房地產。用專業數據和靠譜分析讀懂中國樓市。我是丁祖昱,歡迎關注,愿與大家一起分享房地產市場新鮮熱辣精準的解讀與資訊。讓我們預見行業趨勢!

    • 投拓狗日記
      投拓狗日記

      瞧 ,有一只狗,它單身、它很累、它在拼命沖,它叫投拓狗

    • 地產大爆炸
      地產大爆炸

      地產人必關注的老字號

    • 資管裕道人
      資管裕道人

      專注信托資管、投資理財和財富觀察

    • YY評級
      YY評級

      瑞霆狗(深圳)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旗下公眾號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
    資產界公眾號

    資產界公眾號
    每天4篇行業干貨
    100萬企業主關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產品經理會及時與您溝通